• 国家管网公司提速!“三桶油”划转时间敲定
    发布日期:2021-06-24 07:03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组建提速,总部十三个组成部门陆续亮相,“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管道业务、资产划转时间截点敲定。国家管网公司总部十三个组成部门已基本成型,包括集团办公室、人力资源部、党群宣传部、战略发展部、财务资产部、法律合规部、质量安全环保部、巡视审计部、纪检监察部、生产经营本部、工程建设本部、资产完整性本部以及科技信息部。其中,集团办公室、工程建设本部以及生产经营本部已经完成工商注册,分别为北京燕祉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建设项目管理分公司及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调控中心。

  据报道,各部门相关工作也已经陆续展开。据了解,工程建设本部在今年3月已开始人员招聘工作,集团办公室于5月8日组织召开了“城科大厦建设项目初步设计审查会”,工程建设本部于5月16日组织了龙口南山LNG接收站项目的开工仪式,科技信息本部于5月19日组织召开了“网络安全建设可研预审会”。具体到“三桶油”管道业务资产的评估、剥离、划转或收购工作,主要由战略发展部、财务资产部开展。据了解,国家管网公司要求各部门“做好资产与人员交接、项目移交、确定运行规则和商业模式,实现划转后各项业务的平稳运行,划转时间定为9月30日”。

  据报道,“三桶油”旗下共21家公司被纳入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除了三家液化天然气(LNG)公司和一家储气库公司外,其余均为管道公司。

  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独立原计划分两步走:第一步是运营管理权的变更(已于去年10月完成);第二步是资产划拨。

  在资产和组织架构上,按照原计划,国家管网公司在今年6月30日之前将大部分的主要资产以及总部机关的组织建设完成,但目前的节奏“稍慢于原计划”,已调整为9月30日完成组建。“4月以来随着国内疫情缓解,国家管网公司组建工作明显提速,9月30日这个时间节点应该不会再做调整”。位于北京市和平里的城科大厦是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总部大楼,其主体部分由A、B、C三栋构成,按计划,其中A、B两座楼,将在2020年6月30日竣工,机关各部门自7月始陆续入驻;第二个时点则是9月30日前C座竣工,10月生产经营本部入驻。就目前进展来看,10月国家管网公司总部各部门全部入驻城科大厦,将标志着国家管网公司完成组建。

  不过,国家管网公司的很大一部分实际工作已经展开。对于基层单位而言,无论管网公司成立与否,其基础的运营管理都是存在的,管网公司只是在管理体系上做出变更,成立进展的快与慢并不影响实体管道的正常运行。

  调控中心是管网和储运设施运营管理的中枢神经。在国家管网公司涉及的所有资产和项目里,调控中心的重组和交接排在最优先级位置。

  据消息人士透露,国家管网公司调控中心将在今年供暖季之前正式运营。中石油旗下的北京油气调控中心资产和人员将全部划转至国家管网公司,后者将在此基础上组建全国油气干线管网调控中心。

  工商信息显示,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油气调控中心已于2020年5月13日注册成立,负责人为闫宝东。闫宝东曾担任中国石油生产经营部副总经理、北京油气调控中心副主任、党委委员等职务。

  中石油旗下北京油气调控中心成立于2006年5月。在此之前,北京油气调控中心集中调控运行的长输油气管道总里程超过5万公里,是世界上调控管线最多、管道运送介质最全、运行环境最复杂的油气管道控制中枢。中石化和中海油由于天然气管网相对偏少,此前并未建立统一的调控中心。

  尽管运营时间和组织框架已基本定型,但国家管网公司调控中心未来的职责、权利、调度规则以及运营模式目前仍不清晰。

  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表示,国家管网公司的调度规则是一个复杂的体系,一蹴而就不太现实。短期内应该是仍沿用之前的调控办法,待人员、资产划拨到位之后,再去做详细的规则设计和改革。

  国家管网公司调控中心的运营规则不仅涉及“三桶油”未来上下游业务衔接,还将对整个天然气下游市场的发展有重要影响。不愿具名的城市燃气公司研究人员认为,国家管网公司的调控中心作为垄断机构,必须要受到规则约束和监管。比如,鉴于天然气难以存储的特性,国家管网公司在何种条件下,可以自行决定天然气的交易?这类情况都要列出细则,限制其自由裁量权。

  与此前中石油拥有的LNG接收站和储气库资源较少不同,国家管网公司将有更大调控空间。据卓创资讯统计,拟划转至国家管网公司的中海油莆田、中海油粤东、中海油洋浦、中石化北海等接收站整体利用率近两年均在50%左右,利用水平均偏低。在纳入国家管网之后,这些利用率偏低的接收站利用率将得到提升,增加国家管网公司的储运调控能力。

  国家管网公司被业界寄予较高期待,调控中心的运营规则是体现其职能的关键因素。它必须拿出公正、独立的第三方准入标准、运营规则。调控中心成立运营只是第一步,未来的制度建设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不能急于求成。

  国家管网公司成立之后,除了面对自身运营的压力,还要面对外界要求其降低管输费的压力。

  中石油此前在天然气产业建立了上中下游一体化经营模式,中游利润显著高于上下游。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管网独立运营之后,降低管输费是合理的,但站在有利于国家管网公司起步发展的角度,短期内不宜下调。

  2019年,中石油的天然气与管道板块经营利润261.08亿元。同期,其销售进口气净亏损307.10亿元。中石油控股54.38%的昆仑能源是中石油下游业务平台,2019年昆仑能源税前利润为136.45亿元。可以看出,中石油的天然气与管道板块盈利主要靠收取管输费。

  管网独立之后,中石油的天然气板块将出现巨亏。在低油价的影响下,整个中石油集团的经营都将面临净亏损。2020年一季度,在天然气与管道板块经营利润为113.59亿元的情况下,中石油整体净亏162.30亿元。

  基于下游销售价格不变甚至下调的预期,中石油认为应下调管输费,为上游进口气亏损让渡利益。“如果不下降管输费,中石油独自承受进口气的巨额亏损是难以持续的。”上述中石油管道系统中层人士说,在国家管网公司资产重组过程中,各方对如何调整管输费争议较大,中石油认为应尽快下调。

  反对意见则认为,新生的国家管网公司缺乏管道建设运营的资金,只有资产,没有现金,且负债率高,要保证其平稳发展,短期内就不应该下调管输费,否则难以弥补管道建设的缺口。此外,如果没有一定的利润率,也很难吸引社会资本投资管网建设,这有悖于未来大力建设油气管网的趋势。

  根据国家发改委2016年10月发布的相关法规,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制定,即核定准许成本的基础上,通过监管管道运输企业的准许收益,确定年度准许总收入,进而核定管道运输价格。准许收益率按管道负荷率不低于75%、取得税后全投资收益率8%的原则确定。

  降低管输费的途径有两条,一是通过成本监审,降低管输企业的核定成本。二是直接下调管输企业的收益率。

  业内人士认为,管道业务风险小、规模大、收益稳定,8%的收益率偏高。但从中国天然气产业的管道建设现状来看,管输企业的收益率不宜设定太低。上述城市燃气公司研究人员说,中国的油气管道还需要大规模新建,如果要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加入管道建设的领域,收益率还是要维持一定的水平。而降低管输企业的核定成本还有较大的空间,成本监审力度并不够。

  国家发改委曾在2017年上半年启动过一轮对天然气管输企业的成本监审。当时共核定了13家天然气跨省管道运输企业的成本,平均降低管输费幅度为15%。

  目前国家发改委尚未启动新一轮管输成本监审。而国家能源局今年4月15日印发的《2020年能源监管重点任务清单》里,包括了对油气管网基础设施的监管。国家能源局表示,将现场调研石油天然气基础设施重点工程,督促企业加快进度,及时协调存在的问题,提升石油天然气储运能力和供应。

  从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最终目标来看,目前的管输费定价模式是一个过渡版本。短期内管输费下调是适应市场发展的必然,未来管输费要完全实现市场化定价。管输费是国家管网公司的核心利益,政府监管也不可或缺。在组建国家管网公司的过程中,要谨慎调整管输费涉及的法规体系。

  管输费其实是监管国家管网公司的一个重要方面。据了解,对国家管网公司的监管模式将与电网公司类似,即多部委混合监管。成本监审由发改委统筹,工程建设由国家能源局油气司负责监管,调控中心的运行由发改委运行局监管,整体统筹协调的则是发改委体改司。厦门:高科技让公交车更“聪明

桦源木业木皮种类齐全天然木皮,木皮封边条,编织木皮,做木皮我们更专业价格实在,品质为本,德行天下电话18665576061,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