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技能中破并非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挡箭牌
    发布日期:2021-06-03 20:38   来源:未知   阅读:

    □ 夏 伟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国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案件,被告人刘某、黄某等8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至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不等,并各处罚金3万元至1万元不等。据媒体报道,刘某等人均为上海某信息科技公司员工,该公司在不取得国家有关局部赞成的情况下,有偿为其客户提供个人信息查询服务。据刘某等人供述,公司获取相关个人信息的来源重要有两个:一是从上游公司购买;二是利用“爬虫”技术爬取各类网站、社保、公积金、手机App等网络上的个人信息,而后经过整合储存在公司租赁的服务器内,供客户查问,违法所得共计1750余万元。

    此案是当前利用技术手段获取个人信息,履行违法犯罪的一个典型案例。近年来,一些科技企业以风控、提供征信服务等名义应用网络爬虫技术获取个人信息,或者在网络上爬取公然的碎片化信息之后,再利用技术手腕将这些碎片化信息从新组合为个人信息,为其客户供给有偿查问等服务。司法实际中,对于上述行为的定性始终存在较大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上述行动究竟只是中破技巧的一种利用方法,还是可能涉嫌守法犯法?

    所谓网络爬虫,是指按照一定的预设规矩,自动抓取互联网上相干信息的程序或者脚本,它与互联网的迭代发展非亲非故。比喻,人们熟知的百度等搜查引擎,就是以网络爬虫作为关键底层技术来实现搜寻的精准性跟广覆盖性。从形式上看,网络爬虫技术存在中立性,借助这项技术可能实现数据资源的流畅共享。但从本质上看,技术本身的中立性不能证成该技术使用行为的中立性,未禁受权而利用网络爬虫技术爬取个人信息的行为不仅非中立,而且具备极大的侵害性,特别是在网络空间雪球效应的叠加影响下,个人信息不当泄露的危害性将被无限放大,并严峻损害当事人的正当权益。因此,这类行为本质上是以技术中立之名行违法犯罪之实,侵犯了个人信息权利,情节重大的还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依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划定,对利用网络爬虫技术爬取个人信息行为是否涉嫌违法犯罪,主要看两点:一是个人信息的爬取是否合乎法律规定。例如,根据民法典的规定,经过权利人同意而处理其个人信息的,属于公平应用的情形,不承担民事任务。因而,假如某科技公司爬取个人信息时经由了权利人的批准,则这种行为属于合法行为,当然也不形成刑事犯罪。反之,如果未经权利人同意而随便爬取个人信息的,则属于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构成刑事犯罪。二是利用爬虫技术爬取个人信息时是否攻破了别人设置的技术保护措施。有的公司为了掩护

    存储在服务器内的数据,通常会以防火墙、加密程序等方式制止网络爬虫,这就是技术保护措施。在司法实际中,技术保护措施通常被视为保护数据保险的盘算机信息体系,因此,冲破技术保护措施而爬取个人信息的行为,还可能构成非法获取打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等犯罪。值得关注的是,如果行动听利用爬虫技术获取网络上公开的碎片化信息之后,重组为个人信息,再出售、供应给别人的,应当如何定性?个别而言,运用爬虫技能获取网络上公开的碎片化信息,并不遵法。然而,如果将这些碎片化信息进行重组,增加其可辨认性,使其成为法律意思上的个人信息,再销售、提供给他人的,则可能涉嫌违法犯罪。根据2017年5月最高公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对于办理侵犯国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阐明》第一条的规定,个人信息的核心是可识别性,将网络上获取的碎片化信息进行重组,使之可能反应他人身份或者反映他人活动情况,这样的信息本质上就是个人信息,此时,如果再随意发售、提供给他人,情节重大的,就会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技术中破并非侵占国民个人信息的挡箭牌。对网络爬虫技术,咱们既要看到它对信息资源流利共享的不可或缺性,也要意识到它的滥用对个人信息权力造成的严格侵略。科技企业在利用网络爬虫技术的过程中,需要严格按照现行法律法规,遵照爬虫技术规则,尊重爬虫对象设置的技术维护办法。唯有如此,才华在法治逻辑下使网络爬虫回归技术实质,推动全体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

桦源木业木皮种类齐全天然木皮,木皮封边条,编织木皮,做木皮我们更专业价格实在,品质为本,德行天下电话18665576061,熊先生